多亏了这位捷克铁粉,齐白石的画才能在近百年间“无问西东”_蒂尔

14 11月 by admin

多亏了这位捷克铁粉,齐白石的画才能在近百年间“无问西东”_蒂尔

多亏了这位捷克铁粉,齐白石的画才能在近百年间“无问西东”_蒂尔
多亏了这位捷克铁粉,齐白石的画才能在近百年间“无问西东” 这是搜狐文明第49期荐展 11月12日,“此中真味——齐白石艺术里的我国哲思”在希腊B&M Theocharaki 古典艺术及音乐基金会美术馆开幕。这次展览从哲学视点动身,经过“不似之似”、“象外之意”、“物我之际”三个板块,借白石之作,与希腊观众评论我国人的形神观、意境观与宇宙观。 这不是近年来齐白石第一次走出国门,在上一年10月,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就举行过“我国近代绘画大师——齐白石”大展。以齐白石为代表的我国画家,以及我国传统的水墨艺术,被国际越来越多地了解。 齐白石(1864—1957) 前史总是惊人的类似,齐白石著作“远渡”日本和欧洲也并非近年来才有的事。 1922年,陈寅恪的兄长,艺术教育家陈师曾带着齐白石的画作,前往日本举行“第2次中日联合画展”。齐白石本认为自己是打酱油,不料著作受到了“迷之欢迎”,每幅画能卖100银元,山水画乃至卖到了250银元。 尔后日自己对齐白石的喜爱一浪高过一浪。臭名远扬的特务交际官须磨弥吉郎,曾在九一八事变后策反蒋介石政府要员黄濬盗取情报,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保藏家,对齐白石的著作尤为偏心,不只自己买了七十多幅,还张狂向德国公使和美国大使安利。 不过,比须磨弥吉郎更早把齐白石介绍给西方的人,是捷克画家沃伊捷赫·齐蒂尔(Vojtěch Chytil)。 伊捷赫·齐蒂尔(1896—1936) 齐蒂尔1896年生于捷克,1914年就读于布拉格国立美术学院,专攻水彩画。后来一战迸发,还在念书的齐蒂尔被逼从军,在俄罗斯战场成了德军俘虏。他想方设法逃跑,从西伯利亚曲折日本,最终停步我国,成了一名“北漂”。 一战完毕后齐蒂尔回捷克完成了学业,但牵挂我国,所以向交际部请求重返我国,1921—1925年从事交际作业,后受聘于北京美术专门校园教授欧洲美术课程。在此期间,他开端重视和触摸我国水墨画的技法,并结识了同校任教的齐白石。齐蒂尔很快成了他的“铁杆粉丝”,并很多保藏其画作。 20世纪20—30年代,齐蒂尔频频往复于我国和欧洲,由于其时布拉格还没有树立国立美术馆,他便常常收支于柏林、布达佩斯和维也纳,并在1928—1936年间筹划了20多场展览,他保藏的包含齐白石在内的我国现代绘画得以出现在欧洲人的视界中。惋惜在1936年,年仅40岁的齐蒂尔英年早逝,给其时方兴未已的中欧艺术文明交流活动留下了不小惋惜。 举行我国画展的齐蒂尔(左) 这种惋惜也永久刻在了齐白石心里,在同事期间,他很是喜爱这位捷克朋友,自己在画室作画时,齐蒂尔就紧挨着他,在一旁安静地仔细观摩。乃至三十年后,齐白石在见到中心美术学院的留学生海兹拉尔,得知他是捷克人后,这位耄耋白叟竟激动得大喊“齐蒂尔”。 齐蒂尔观摩作画的齐白石 现在,布拉格国立美术馆保藏的一百多幅齐白石著作,都是齐蒂尔当年从齐白石手中受赠或购买。而他的继承者海兹拉尔则于1970年出书了《齐白石》一书,成为欧洲最早专题研究齐白石的著作之一,至今影响不衰。 齐白石晚年,北平的文明氛围十分敞开,因而他可以与陈师曾、林风眠、徐悲鸿这些有海外经历的艺术家,以及齐蒂尔、海兹拉尔等外国人直接往来,这无疑是他的著作能走出国门的一大原因。 但真实让他的著作走入外国人心中的,恐怕仍是他自己的艺术造就。陈丹青说:“他是百分之百的我国画家,幸而他没选用任何西画法。” 在陈丹青看来,齐白石身上表现的是一种民族的审美,是一种匠人的美学。现在一说起素描、写真,似乎是西方艺术的专利,实际上我国的匠人也有“画得像”的技法,但被千百年来的传统文人画限制、降低,而齐白石身世底层,“就由于他是外人”,他的著作中才处处透着单纯与生命力,不为文人画的条条框框所捆绑。 齐白石著作:《真有天然之趣》 齐白石的著作,妙就在“似与不似之间”——“似”是造型之真,树立在熟练的写意技法之上;“不似”是生命之真,他画田间雏鸡,画池中游虾,笔触自在络绎于万物之间,尽得其神。纵观前史长河,“不似之似”始终是我国美学的重要出题,反映着我国人关于“真”的追索和共同的形神观,最得其间三昧的艺术家中,定有齐白石的姓名。 1956年,齐白石逝世的前一年,张大千曾前往西班牙访问毕加索,“四顾茅屋”才得见。毕加索拿出许多他描摹齐白石的著作给张大千看,还说由于齐白石太厉害了,所以不敢去我国。 在齐蒂尔保藏的很多齐白石著作中,他对《风月夜行图》喜爱有佳,画中人物被置于月光照射的布景中,很可能是画家的自画像。 齐白石著作:《风月夜行图》 此画曾于1930年在维也纳展出,那是齐白石的画作第一次与欧洲人碰头,其时的展览图录中配以齐蒂尔诗意的描绘:“When I was 40 years old, I had a dream that there were only three things in the whole world:the moon, the tree and me.”(我40岁的时分有过一个梦,世上仅有三样事物:月、树和我。)而画面自身只要“风月夜行图”一句题款,给人以无限遥想。 这种美,不管西东。 现在,白石白叟的著作,时隔近百年踏上欧洲大陆,来到西方美学的发源地希腊,让东方美学再次开放。 展览:此中真味——齐白石艺术里的我国哲思 时刻:2019.11.12—2020.1.20 地址:希腊B&M Theocharaki 古典艺术及音乐基金会美术馆 展出著作赏识: 《群雏图》 释文:画过八千绢,方不似鸡子,不似之似乃真是。白石山翁并题。 《虾》 释文:余之画虾现已数变,初只略似,一变毕真,再变色分深淡, 此三变也。白石山翁并记。 《借山图》 《小品册页》 参考文献: 北京画院《“此中真味——齐白石艺术里的我国哲思”展,将于11月12日在希腊雅典隆重开幕》 罗元欣《日自己为什么爱齐白石》 [捷克]贝米沙《降服欧洲——20世纪30年代初齐白石绘画在欧洲》 郑诗亮《贝米沙谈齐蒂尔与他的齐白石保藏》 民国画事《齐白石一买便是一百张,这是什么样的欧洲人?》 宋诗婷《陈丹青:齐白石他老是不过期》 (文 / 俎燚楠,审 / 任慧)